嘿嘿连载appios

嘿嘿连载appios

鸟类与蝉的声音早已消失,不再出现。唯蒸汽之声喷涌,沉甸甸散落周围。坠落的飞空艇边已有大片乳白色蒸汽弥漫,接触地面形如落云,冷凝成水,浸润下去。似乎已没有活着的物体在这片地方,任何气息都消失,清晨的阳光下,只有树木与岩石的阴影逐渐加深。

动作很轻缓,即便是传递信息所用的手势,慕斯、梅薇斯他们也尽量做到最小,形如害怕掀起气流一般。慕斯趴在地面上,航弹击中飞空艇的瞬间,他便直接从身前的圆窗钻出房间,附在外壳之上,在一个合适的距离下以合适的角度跳下,并在那短暂的时间去到一旁,让枯叶盖住自身。

做出同样动作的还有梅薇斯和阿格尼斯他们,但圆窗只有三个,伊莎贝尔和奥古斯,以及圣格德留在了飞空艇中,随飞空艇一同坠落地面。

航弹击中飞空艇时,他们离地面并不远,约莫三十米。高度不足以致命,但会造成一些麻烦。飞空艇内几乎都是金属结构,随其一起坠落,受到的冲击要比慕斯他们落于泥土地面上的情况严重很多。

七人并未散开,那一点时间不支持他们做更多的事情。现在没有人担心自己和其他人的伤势,若是这种程度的攻击就能让某一人失去战斗能力,那么盟友关系自动破裂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“继续等待?”慕斯只让手掌探出枯叶,除了脑袋会轻微转动外,其身体已人为僵化,死物般不再动弹,呼吸带起的律动也被极限节制。他的中指与食指轻微且有节奏的相互敲打,向自己周围的梅薇斯等人传递信息。

周围实在是过于安静,敌人的进攻就像晴天下的一场不合时宜的阵雨,突然而来,又匆匆消失。实际上,七人都认为在飞空艇坠落后的那瞬间,迎接他们的应该是从周围树林中冲出的数支、甚至十数支队伍。随后火力网交织,封锁他们的退路。

自己值得敌人这样做,并且从对方击落飞空艇的航弹去分析,那种东西绝对来自于叶捷琳那里。在山脉中游走的队伍绝对不可能带着那种东西,数量、威力和种类根本不符合游走队伍的特征。

敌人洞察到了自己每一天的交接地点规律,早有准备。这是七人确定的一点,并且不会去怀疑。只是,此刻的安静又意味着什么?敌人在等待散布周围的队伍向着这里汇拢?

“对方也再等待支援?周围的队伍数量不足以对我们造成威胁,还是他们没有把握,需要数量上去增加自身信心?”疑问在飞空艇之外的四人间传播。

“信号已被干扰,刚才短时间里,机组人员大概率没能联系上矿洞那方。应急计划启动需要信号消失后半小时,敌人应该明白这一点。若他们选择等待,是否能确定其支援速度比他们猜想的时间快?”这是梅薇斯的疑问。四人都在思考,疑问还没有一个能得到解答。

“我们是否太过于小心了?”一直沉默的利迪恩传递出自己的想法,“想要有足够的把握吃下我们七人,在没有几名和我们对等的敌人的情况下,即便敌人数量超过千人,我们想要离开也不会有问题吧?”

可不可依旧这样

立即遭到反对,梅薇斯他们三人很默契地投了相同的反对票。

“目前的信息足够说明对方准备充分,已然知道我们每日以飞空艇交接的规律,连同地点也被摸索出来。这些足够说明对方大致知道我们这方的人数。即使对方不知到我和伊莎贝尔的存在,但你们五人,此数量他们绝对掌握在手上。”阿格尼斯打消利迪恩的想法,“我们还有一些时间去消耗,不妨好好分析现在的情况。飞空艇当中的伊莎贝尔和圣格德他们应该再做相同的事情。”

“另外,我很在意一件事情。无论是感知,还是温度探测,至少大概是千米以内,我不曾发现有异常。”不仅仅是阿格尼斯,另外六人同样未曾捕捉都任何东西。虽然感知强度会随着距离衰减,但敌人若数量庞大,一些痕迹必定掩盖不了,总会被抓住。

但目前,所有人能感受到的只是一片安静的山脉间树林而已,不再有其他东西。

“敌人是否能观察到我们?”一个对梅薇斯他们很重要的问题,因为确定后,便能分析出自己现在有多大的自由活动空间,“敌人当中有擅长潜行的人?”

“若是潜行,没有外部环境的影响和遮掩,处于战斗状态中的我们,在注意力集中的情况下,即便对方是实力对等的希尔家族的刺客,想要来到可以攻击我们的距离内也是没有可能的。”阿格尼斯的信息似乎透露出他曾经有过类似的遭遇,“我在关心敌人是否知晓我们的位置?飞空艇坠落下来的动静还不足以让我们四人部隐藏下痕迹。”

“要不试试?时间越往后走,敌人或许离得我们更近。”梅薇斯企图引导,但利迪恩他们没有一个人回答她。沉默一时间降临下来。

“我感觉到了有来回的视线!”数个呼吸后,沉默之下不再动作的利迪恩突然传达自己感觉到的东西,“很微弱,距离相对于较远,但大概在千米左右。方向、、、七时方向,航弹发射阵地顺时针移动一百度左右!”

数个呼吸再度过去,利迪恩的感觉中,那微弱的视线似乎正在逐渐增强。只是毫无规律,一时间让他无法判断。身体的僵化越发厉害,利迪恩已停止呼吸,平躺下的他不在细微转动脑袋,仅是活动眼球去获取信息。

感知当中,利迪恩确定的方位上,他的感知隐秘且精细的铺展开,呈现扇形,不放过每一块小地方。可是毫无所获,那来回扫视的视线仿佛他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假象,分明在感觉中正逐渐加强,但确定的位置处却没有任何东西存在。

“希尔家族的刺客?”其他三人一样没能搜索到任何东西。

“那里绝对有敌人存在。”利迪恩这时强调,“距离正在拉近,扫视的视线强度已经增强了,就在我这片位置。大概是我跳下飞空艇时被捕捉到了一点路线痕迹。”

“这样是否可以吸引对方露出破绽?”

“我试着找到敌人的准确位置来。”利迪恩回应,“目前,敌人只是确定我在一片范围当中,但还未确定我具体处于哪里。”注意力的高度集中使得利迪恩能更加精细地铺开自己的感知网络,可网络的格子是不是太大了,始终不能收到想要的东西。

视线的扫荡依旧没有规律,可它给予利迪恩的感觉却越发强烈。在自己身上来回的次数明显增加,并且出现过一次短暂的停留。那是极度锐利的视线,一度让利迪恩的身体生出本能的保护反应。将此信息传递给了梅薇斯等人,利迪恩表明敌人的位置和方位的变化并不大,并且距离正在持续靠近中。

“我们是否要向着那个方向靠近?”慕斯此刻寻求意见。

“敌人或许不止一人,我们不知道自身目前处于什么状况。”阿格尼斯回应,“但需要想到解决办法。我们受到的限制比敌人多,坠落的短暂时间让敌人可以计算出我们能分散开的大概区域范围。”

“视线加重了,且扫视范围正在减小!”手指的碰击速度表现出利迪恩信息的重要性,“刚才是第二次在我这里停顿!”

“要通知飞空艇内的圣格德他们。”梅薇斯这时提出自己的建议。

“目前没有好办法,一点过大的动作都会被敌人捕捉到。”阿格尼斯回应,“我们太过于欠缺敌人的信息,若知道对方的数量和配置,哪怕是大致方位,都能让情况立即简单化下来。”

“第三次停顿,时间超过一秒钟!”信息交流被利迪恩打断,“我大概要行动了,虽不确定时间,但你们注意我说的方向。我会朝向飞空艇行进,以将之作为掩体,也可以和圣格德他们汇合、、、”

“第四次停顿!”利迪恩动着手指,“对方的确知道我跳下飞空艇后藏匿的大概位置,目前正在持续侦查中。来回扫射的视线只有一个,不确定敌人所在的方向是否还有其他人在、、、”

“第五次停顿、、、时间超过、、、”利迪恩这里有着停顿,集中感知下,他似乎“看到”相距千米外,一人正透过重重树木直直注视着自己。但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,那道视线突兀消失,去到了别处。

“等等、、、等等、、、”身体上的所有感觉都被加强,利迪恩注意身上来回的视线,“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道视线?”像是寻求安慰的话,锐利的视线让利迪恩非常不舒服。同时,这或许是对自己运气的不满意。

得到否定的回应,利迪恩心里刚苦笑,带着巨大压力的视线突然从远处宣泄而来,直接狠狠压在他的身上。

“我被发现了!”敲击的手指甚至发出轻微的哒哒声,利迪恩感受到视线中带着的份量,僵化的身体本能下瞬间恢复活力时,强烈的危险感刹那间传至身。危险源头离得自己过于近了,根本不是根据视野得到的千米距离,而是就在近旁,不过四五十米左右的范围。枯叶腾起间,利迪恩直接从地面上弹射而起,紧紧抿住的嘴巴顺势张开。

可第一个音节尚未吼出来,却是他所说的的那个方向传来沉闷的连续炸裂枪声,飞快在他们周围传荡开。

“遭了!”最为原始的反应,利迪恩心里突然一空。

感知当中,危险源头不是在千米之外,就在离得自己极为接近的地方,并且方向偏差也有着不小的差距。更为重要的一点,这道突来的枪声在那么一瞬间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。自己本就察觉到敌人不在那处方向,但也出现这瞬间的失神、、、换做梅薇斯、阿格尼斯他们、、、

敌人的目标真地是自己?梅薇斯吗?

利迪恩没有继续思考下去,信息差一时间不足以支持他继续分析。吼出“员躲避”的同时,他在空中翻转身体,顺势对着感知当中的危险源头扣动了扳机。